首頁會員列表會員群組搜尋常見問題會員註冊登入

分享 | 
 

 【江湖】不歸

向下 
發表人內容
尚蒔
囊中羞澀
囊中羞澀
avatar

文章數 : 939
來自 : 風陌‧尚公館

發表主題: 【江湖】不歸   2015-07-14, 14:58

那不笑時嫵媚高傲、笑時自在狂放的率性女子過世的前幾夜,是他最後一次踏足許久未歸的山莊。

特地挑了除山莊總管和守門人以外不會有人尚且還清醒著的時間歸去,他踏過灰白石階,位在白骨山主峰的石造宅第依舊如他記憶裡的那樣鬼魅陰森,但自稱是酒仙實際上壓根是酒鬼的女子慘白的臉色和病弱的模樣卻和他記憶裡的大不相同。

「你來啦?」

在山莊裡唯一與他最常搭上話的女子對他扯出虛弱的笑。
他拖了張椅子在她床邊的位置坐下,並遞出了自己能買到最好的酒給對方。

「怕再不來就沒法向你討到積欠的酒錢啊。」他聳聳肩說著連自己也不想笑的玩笑話。

「那種東西一直也沒有好不好。」毫不意外給了他這個回答的女子接過酒壺,用依舊率性瀟灑的動作仰首灌下了一大口,「江城子,還是你夠意思,從生病之後就沒人肯給我酒喝了,害我肚子裡的酒蟲不知道饞死了幾隻,感覺我最後的死因應該不是病死而是饞死才對。」

率性的女子對自己的話哈哈地笑著。

他拿出另一壺酒,學著對方的動作仰首灌下一大口。
那樣的豪邁不羈已經是多少年以前的事了呢?

「以後就沒辦法像這樣一起喝酒了。」可惜沒帶些滷牛肉之類的來下酒。

「哈哈,等你百年之後搞不好還是可以的,到時候說不定我已經在地府據地為王,要是順利搞出個酒泉什麼的你就來找我喝酒吧。」把生生死死說得像是去遠方旅行而不歸一樣的女子率性大笑。

「好啊,到時候換我去喝霸王酒。」
「能有的話多少也讓你喝。」
「……」
「……」
「妻良。」
「嗯?」
「以後不會再回來了吧?」
「你已經猜到了?」
「不是猜到的,只是就覺得你不該繼續留下。」

「……或許就像你講的那樣吧。」沉默了片刻之後,他又灌了口酒,嗆辣的酒液不知怎地在那晚有了苦澀的滋味,「水月,這個地方不適合有我,我想夫人應該也懂。」

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曾經是姊姊的稱呼不知不覺就變成了和其他人同樣的夫人。
稱呼的改變,大概從一開始就昭示了什麼也不一定。

其實並不是說誰對或者誰不對的問題。

可畢竟留在這裡的女子都因為男人或多或少有著淒苦悲涼的命,那曾經是只有絕望的命途在解脫之後成了怎樣也無法抹滅的憎恨,所以所謂的盤絲山莊,是怨恨男人的女鬼聚集之地。

身為男人的他在這裡,就像是最突兀的那一塊存在。

無論是誰也無法淡定以對。
無論是誰也沒法不去在意。

為什麼山莊之中會有男人作為七仙呢?
為什麼山莊之中允許男人出出入入呢?

他到底和尹藍不一樣。

所以。
所以。

就離開也好,這座山莊並不需要他。
以後也沒有會陪他喝酒的人了。

「白姬不知道會不會挽留你。」
「我像大概不會。」
「也是,誰叫你的決定是最正確的。」

率性的女子用沒好氣的神情翻了他一個白眼,
他為她的話勾出了囂張猖狂的笑。

「而且,我想夫人能明白的,留在這個地方真的不適合我。」不僅僅是單純男人或者女人的問題,而是盤絲山莊從來都並不真正需要他的存在,他留下來,最初為的不過就是想償還那位膚色如雪般白的絕美女子當初庇護他和後來帶著無法靠一己之力離開相思樓的他一起走的那份恩情。

所以他替那些曾經是只守在深閨之中、並不明瞭該如何在外面的世界過活的女子撐起了至少要能確保大家都能衣食無慮地活下去的部分,直到那些女子之中終於漸漸有人可以接手他的工作。

他在一點一點放手,他想那一位應該能夠看得出來。

「嘛、也好啦,誰叫江城子你啊,是如晚霞一樣火紅的存在。」也許是和什麼都沒有牽扯而把太多事情都看得很清的女子灌光了最後的一口酒,然後率性地用掌背抹了抹唇角。

那也是沒辦法的啊,如火的他、至今仍守著義字的他,如何能身處一群為冤仇而活的女鬼之中?

「所以,以後大概都不會再回來了吧。」
「那麼,這次就真的是永別了。」
「嗯,一路好走,譚水月。」
「你也是,妻良,別再繼續愛那個鬼醫了。」

至少最後一句話不能說些別的嗎?

他沒好氣地翻了翻白眼,但並沒有把內心的那句抱怨說出口,只是靜靜地起身上前,將靠著床柱沉沉睡去的率性女子挪成躺下的姿勢,之後替對方將被子蓋上。

幾日後的出殯,他在送葬隊伍的最後頭。

沉默看著最後一杯黃土將不知道該不該稱做是朋友的女子掩埋。
等待所有人散去之後,他才上前,將一整壺誰生前曾經最愛的酒盡數倒在墳前。

永別了,雪虎仙。

×

葬禮結束之後,他沿著灰白的石階慢慢走下山。

當在繞過彎之後看見膚色如雪般白的絕美女子靜靜站在小徑旁,像是在等著誰的模樣時,他並不意外,只是勾起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掛上後、就再也卸不下來的笑迎上前去。

「夫人。」他喚。

「已經不喊我姊姊了嗎?」那絕美的女子將視線移向他,在得到他只是笑而不答的回應後輕輕嘆息,「我想也是,以後不會再回來了是不是?」

「如果山莊或者夫人需要我的話,我還是會回來的。」
「除此之外呢?」
「夫人還是可以來找我喝茶,上等的碧螺春會替夫人留著的。」
「其實、你也用不著特意和山莊切割,大家只是心裡難免會有疙瘩,並不是真的……」

「夫人。」他截斷了絕美女子試圖挽留的話語,輕勾著笑,負手轉開了視線,「你知道的,為將者最忌心軟憐憫和優柔寡斷,該捨則捨、當斷則斷,山莊的宗旨和處境不利,要想繼續前行,就必須將最初的信念貫徹到底,夫人,你必須比天下人都更狠才可以。」

那是雪虎仙發病之前的事了。

因為被心儀對象欺騙背叛而導致家破人亡的千金小姐遭到一群地痞流氓的輪暴,正巧路過的山莊中人順手救了渾身赤裸倒在雪地之中的千金小姐回到山莊照料。
清醒後的千金小姐就留在了山莊。
後來他偶然回了山莊一趟,正巧與他見到面的千金小姐開始質問為什麼山莊之中會有男人出現。

『為什麼!這不是庇護女人的地方嘛!為什麼會有骯髒又汙穢的男人存在!』這樣怒吼著的千金小姐後來被強制拖回了自己的房間,但似乎就算說他是白骨夫人的弟弟也無法讓對方願意接受山莊之中有男人存在而直嚷著要離開。

當時在場的門人弟子有不少都轉開了視線。
閃爍的眼神,是贊同而不敢言,那是山莊會被動搖根本的最初徵兆。

「但有些東西是無論如何都得守護到底、不能拋下的不是?」

「是。」他點頭,總覺得居然有些懷念那些日子還在相思樓的時候,絕美的女子時常尋他和她說起朝政的局勢和應對各種情況的佈局,「不過,夫人得釐清真正該守護的、想守護的是什麼東西才可以,不搞清楚的話,萬一在該抉擇的時候做出了錯誤的選擇,就會導致全盤皆輸的後果的。」

現在想想,那時他只當對方是感興趣而問,不過後來發現,她其實是在汲取知識吧。
那時還真惋惜這女子雖有策局佈陣的才能和足夠冷靜細膩的性情卻可惜沒有能夠發揮的機會,但事實上那時候的她恐怕就已經在計畫一切了。
約莫是為此才會與他搭上話,不真全為他像她的弟弟什麼的。
不過,那有些像是當初和兄長私下議論軍事的情況還是令他玩得頗開心。

「所以,你離開,是因為你覺得自己不在我守護的對象之中嗎?」

「不,夫人,我離開,是因為我不想做被你守護的對象,我會為夫人赴湯蹈火,但我不是夫人的妹妹,夫人把我當作失散的幼弟眷顧,可是,夫人心裡其實也很清楚我不是。」也許這樣的說法會有些過份冷酷無情,可事實就是,「夫人,那件事只是給我一個離開的藉口,讓我能去闖我自己的天下。」

「……我知道了。」終究還是在輕聲嘆息之後讓開身子的絕美女子提起放在腳邊的竹籃交給他,「這大概是我最後一次送食物給你,妻良,這就是男孩子是不是?總想著往外闖?」

她記得的,年幼的弟弟也是。
不念書就顧著玩。
成天只想往外跑。
但跑著跑著,什麼時候就都跑不見了呢?

他對她的問題聳聳肩。

「也不一定,而且我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了?」

「我是武將。」

他揚笑,囂張猖狂、灑脫豪邁,酷似其母的纖柔容貌寫著滿滿的傲。
這才是他、他名為汴弔,不是妻良、並非扇俍,他骨子裡終究是那踏過屍山血海的少年武將。

「我懂了,我仍會為你留著四仙的位……」
「但若有適合的姑娘,就讓她遞補上去吧。」

那一日後,他再無歸山莊。


____________________

喀喀復喀喀,小蒔還在敲。
不見文坑少,只見又挖坑。
問單何時敲,問坑何時填。
蒔曰再等等,蒔曰某一天。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囊中羞澀
囊中羞澀
avatar

文章數 : 527
來自 : 宅女之家

發表主題: 回復: 【江湖】不歸   2015-07-14, 20:14

很喜歡這種感傷調,但是心情超沉重啊(遠
奸商的確不該不該困在山莊裡,但是夫人感慨弟弟跑著跑著就跑不見那裏......(虐哭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囊中羞澀
囊中羞澀
avatar

文章數 : 527
來自 : 宅女之家

發表主題: 回復: 【江湖】不歸   2015-07-14, 20:19

還有雪虎仙(再哭一次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尚蒔
囊中羞澀
囊中羞澀
avatar

文章數 : 939
來自 : 風陌‧尚公館

發表主題: 回復: 【江湖】不歸   2015-07-14, 22:13

因為和過去的事情連上畫面了吧XD

____________________

喀喀復喀喀,小蒔還在敲。
不見文坑少,只見又挖坑。
問單何時敲,問坑何時填。
蒔曰再等等,蒔曰某一天。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江湖】不歸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有坑客棧 ※ :: 天字號房 :: 天字四號房-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