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會員列表會員群組搜尋常見問題會員註冊登入

分享 | 
 

 【末世】30 Days OTP Chal

向下 
發表人內容
舞希
囊中羞澀
囊中羞澀
avatar

文章數 : 641

發表主題: 【末世】30 Days OTP Chal   2016-08-18, 00:32


#牽手


那天,鳳子愆慵懶的躺窩在沙發上,修長的雙腿交疊著,擺出一副休閒無事的模樣。

夏爾早已不是第一次看見他這樣,基本上沒影響到他或者他人,他也不覺得有那個必要去糾正他的行為,他最多就是坐在另一張沙發上,找出先去還沒看完的書籍,翻開印象中的位置,很平靜的看起書。

而從夏爾走來到坐下翻書,鳳子愆就一直望著他,直到他翻了一頁書頁,鳳子愆才突然就著仰躺著的姿勢朝他伸出手。

「……你要做什麼?」
「來牽手吧。」
「哈啊?」他從喉中吐出困惑莫名的音節,可他卻像無所謂似的,依然故我的朝他伸著手,還晃了晃表示自己的需求。

雖然並不能理解他的行為,但也沒有想到什麼拒絕的必要,他最後還是也跟著伸出手與他搭上。

節骨分明的手掌立刻被修長有力的手掌握住,然後又摸索著,彷彿在與他的手指交織起舞般,五指與五指在互相碰觸中成為十指交扣的行為。

他看了一眼他,並沒有改變什麼姿勢,最多就是翻身好可以讓彼此掌心相貼的鳳子愆已經閉上眼。

他後來沒有鬆開手,只是就這樣牽著手,平靜而自然的重新看起書。

____________________
昔日相攜,天地浩遠。
今夕故里,煙火人間。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舞希
囊中羞澀
囊中羞澀
avatar

文章數 : 641

發表主題: 回復: 【末世】30 Days OTP Chal   2016-08-18, 00:33

#擁抱某處/親吻某處

雖然與Griffin發展成情人的關係,但要如何明確將『情侶』與其他關係表現不同的這件事情,Shell仍是處於一知半解的狀態。不,應該說他壓根不知道該怎麼做。

他以往的生活經歷中沒有類似的經驗讓他累積,所以他只能找些述說情人間相處的書籍,像初次為弟弟們下廚一樣,盡力去學習『交往』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只是感情這種事情始終不像烹飪,會將份量以及步驟都描寫得鉅細靡遺,有多少對情侶就有多少種不同的相處方式,他甚至還嘗試將這個問題扔給以前的同僚,想從他們口中得到可以參考的答案。

「這是放閃嗎?」
「報告,放閃光不道德。」
「不要虐單身狗。」

然後他們的回應讓他本就困惑的思緒更加困惑幾分,但這並沒有妨礙他回了一個中指的答案給他們作為感謝。

書上沒有解答。
同僚亂七八糟。

到最後他還是只能放下自己研究的打算,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站到Griffin的面前,用著不輸對方的氣勢與他互望。

「Griffin。」
「……幹嘛擺出一副要練手的表情?」對於他的認真,相對起來卻是更為率性許多的Griffin眨了眨眼,半開玩笑地回應。

「不,我沒有要練身手。」Shell拒絕了他的玩笑,「我要問你有甚麼希望我做的嗎?」

「……啥?」

「我的意思是,我們在交往了,但我以前並沒有類似的經驗,不確定該怎麼做才是對的,去研究了一下可答案似乎都不可靠,所以我決定直接來問你。」Shell依然與Griffin互望著,態度認真,眼前的男人既然是他認定的對象了,那他就不容許自己做出會對不起這份認定與感情的行為。「身為情人,你希望我做些甚麼?」

對於他如此認真的提問,Griffin似乎也愣了片刻,接著才很突然的噗哧一笑,略顯低沉卻又爽朗的笑聲從他的嘴裡滾出,在他產生想把他掐下去讓他直接笑不出來的念頭前,他才又突然停下,擦去眼角那一滴因笑而眨出的淚後,很突然的身手攬住他的腰將他往自己身前拉,接著很自然地握住他反射性就揮出的拳頭--長久的訓練造成這樣自然的本能實在不能怪他。

而Griffin似乎也真的沒有怪他,只是握著他的手,放到唇前,非常輕巧的在他手背上落下一吻。

「甚麼也不用做。」他吻在他的手背上,接著又拉開他的掌心,落下第二個吻在他的掌心。「我不覺得你需要改變甚麼,維持原本的相處,自然而然就好。」

「……這樣就好?」
「嗯,這樣就好,我跟你交往是因為愛你,不是因為想要你為我做些甚麼。」

雖然這個答案仍有些定義上的模糊,但他卻在沉吟片刻後,很自然地接受這個結果。

然後看他這模樣,Griffin才又調皮地眨眨眼。「但如果可以的話,陪我做些H的事倒也不是不行--Ouch!」

收回砸在他腹部上的拳頭,Shell挑眉,並沒有打算道歉的意思。「別得寸進尺。」

而這確實才是他。

____________________
昔日相攜,天地浩遠。
今夕故里,煙火人間。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舞希
囊中羞澀
囊中羞澀
avatar

文章數 : 641

發表主題: 回復: 【末世】30 Days OTP Chal   2016-08-18, 00:33


#玩遊戲

鳳子愆不知從哪裡挖出一台早期的遊戲機,還附帶了賽車遊戲的光碟,明明都已經三十歲的成年人,卻抱著那台遊戲機興致勃勃的邀其他人一起玩,然後為了增加一點興致、他們還開啟了賭局,表示輸的一方要無條件聽贏的一件命令,採取五戰三勝制。

雖然對於自家大哥的行為時常開砲(火力微弱),但畢竟跟自己哥哥混久了、知道跟著對方總是不會吃大虧的鳳云璽毫不猶豫的第一個加入戰局。
接著連五場,輸到慘兮兮。

在他震驚到無以復加的時候,田家么弟也跟著偷偷摸走遊戲柄,用著一派天真的表情對著鳳家老大約戰。

這場戰鬥比拚到最後,贏家依然是鳳某人。

「……你是不是使詐?」因為輸得太慘,連天真爛漫的面具都乾脆拔下來的田家弟弟怒。

「哈,你說呢?」明明年紀比對方大了十來歲,卻幼稚到不行的鳳子愆咧嘴一笑,表情痞的很。「反正我贏就是我贏了,你們兩個記得都欠我一個命令啊。」

對此,田覓氣到略瞇眼,接著放下遊戲把手轉身就走,正當鳳子愆以為他是要逃跑的時候,他卻拉來了最得力的幫手。

「大葛格,Griffin葛格說要一起玩遊戲!」田覓笑的無比甜蜜,但那眼神卻是一點也不甜蜜。「大葛格幫小覓贏!」

「小覓,你這樣是犯規。」
「Griffin葛格說甚麼?小覓不懂。」

看著那一派天真的表情,鳳子愆嘖了一聲,最後還是認命式的握住遊戲把手。

「算了,我就不相信我會輸。Shell,來比吧。」
「……等等,先讓我看一下說明書這個怎麼用。」

Shell一手握著遊戲把手,一手先示意他暫停,看見這模樣,鳳云璽單手撫額,覺得根本沒有贏的機率。

「Shell哥連怎麼用都不會怎麼比啊……」
「唔,我相信大葛格!」

「OK,大概懂了,來吧。」研究完以後,Shell放下說明書,與鳳子愆一樣雙手握住了遊戲把手。

接著,開賽。

第一場,鳳子愆遙遙領先。
第二場,鳳子愆稍稍領先。
第三場,Shell逆轉了局勢。
第四場,又是Shell的勝利。

最後一場,就在終點前要分出一個勝負前,放在他們面前的大型螢幕卻突然一黑,瞬間甚麼都沒有了。

「……」
「……」
「……」
「……」

「看樣子遊戲機還是壞了。」
「那這樣怎麼算?」

面對其他人的困惑,鳳子愆用手撐在下巴上,思索片刻後,對著Shell扔了個飛吻。「那不然來換真人PK吧?輸的那一方聽贏的話?」

「大哥你好噁心。」
「Griffin葛格腦袋壞了嗎?」

旁邊有兩個小孩在抗議,但身為當事人之一的Shell卻反而不在意似的放下手上的手把,慢條斯理地起身。

「可以啊。」
「嗯?還真的可以?等等,Shell,你按手指幹嘛?」
「你說的,真人PK。」

於是今天又有所謂的家暴現場開始上演了。

____________________
昔日相攜,天地浩遠。
今夕故里,煙火人間。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舞希
囊中羞澀
囊中羞澀
avatar

文章數 : 641

發表主題: 回復: 【末世】30 Days OTP Chal   2016-08-18, 00:34


#約會

「夏爾,我們來約會吧。」
「……吭?」

面對情人反射性寫在臉上『你在說甚麼瘋話』的表情,鳳子愆只是聳肩笑笑,抬手指指窗外,晴空萬里的景色顯示著今天的天氣相當適合出遊。

但那是在他們沒有待在殘破的大樓,而外頭沒有喪屍圍繞的狀況之下。

「我說來約會吧,今天天氣挺好的。」

「你知道外頭都是喪屍嗎?」夏爾這次沒有回給鳳子愆莫名其妙的表情,但也更明確的直接用語言表達自己的想法,甚至還拍了拍自己掛在肩上的狙擊槍。「而且我們這趟出來是要看看能不能蒐集到更多晶石,可不是出來玩的。」

「這些我都知道。」對於夏爾的發言,鳳子愆仍然一臉毫不在意的模樣,彷彿夏爾所說的那些狀況對他而言都比不過天氣很好的這一個要點。「但難得看見這麼晴朗的天色,不去好好享受一下,不就是浪費了嗎?」

夏爾望著鳳子愆,後者不為所動的給了他一抹率性的笑,就這樣維持著面對彼此的狀態片刻後,夏爾才轉開目光。「你想要先做甚麼?」

「這個嘛……聽說這一區再過兩條間的位置有個很漂亮的大鐘,雖然末日後應該是壞了,但我挺有興趣的,我們就先去那裏走走看看吧?」

「OK。」夏爾頷首,熟練地架好狙擊槍,「那一會打完喪屍就去吧。」

「Good,馬上解決給你看。」鳳子愆加深笑容,食指中指壓在唇上、扔了個飛吻給夏爾。

……

你們要談戀愛跟討論約會事情是很好啦,但可以不要再團隊行動的時候嗎?身為同行隊友的其他人覺得眼睛真的好痛。

____________________
昔日相攜,天地浩遠。
今夕故里,煙火人間。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舞希
囊中羞澀
囊中羞澀
avatar

文章數 : 641

發表主題: 回復: 【末世】30 Days OTP Chal   2016-08-20, 23:37


#接吻、晨起儀式

因為生活環境的緣故,無論是末日以前還是末日以後,夏爾都習慣自己準備早餐,最多就是準備的早餐份量從單人份變成多人份的這個改變而已。

而在與鳳子愆交往後,這個習慣理所當然的沒有改變,除非有甚麼特殊原因、不然都會由他提早起來準備彼此的餐點,畢竟與其讓鳳子愆來浪費在末日後顯得珍貴的食物,還不如由他來善加利用。

在他的巧手下,就算只是簡單的烤土司加荷包蛋,都瀰漫著誘人的香氣。

剛起床的鳳子愆就是被這樣的香氣吸引到廚房的位置。

「夏爾,好香喔。」明顯睡醒不久,聲音都還帶著濃濃睏意的鳳子愆從夏爾身後伸手攬住他的腰,像個大寵物一樣地將腦袋放在他肩膀上蹭了蹭,略顯凌亂的頭髮在夏爾頸邊滑過,為他帶來淺淺的搔癢感。

交往初期的時候,夏爾曾為他這個行為而肘擊他數次,但後來逐漸習慣以後、對於一早醒來總是會做出這種像是撒嬌行為的鳳子愆,他也早已懶得反抗,只是翻了個白眼。

「你的中文有這麼爛嗎?亂省略主詞意思就不一樣,你知道嗎?」

「我沒有亂省略喔。」鳳子愆發出低笑,扳過他的臉、在他還沒反應的時候將唇瓣貼上他的,先是輕吮著他的嘴,接著再讓彼此的舌頭互相碰觸交纏舔舐,最後交纏成一個緩慢卻又深情濃意的吻後,才終於依依不捨的退離。「我說的是你。」

沒有拒絕他的擁抱,也沒有拒絕他的吻,就是對於他的發言很有意見的夏爾翻了個白眼。

「省點發情的力氣去吃早餐吧。」

他自己湊過去咬了他的嘴唇一下,接著給了他一個肘擊讓他放開自己。

____________________
昔日相攜,天地浩遠。
今夕故里,煙火人間。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舞希
囊中羞澀
囊中羞澀
avatar

文章數 : 641

發表主題: 回復: 【末世】30 Days OTP Chal   2018-03-29, 00:10


鳳子愆非常不擅長下廚,這是眾所皆知的事情。

而所謂的不擅長,並不單純只是調味料拿捏不好之類的問題,而是你叫他煎顆蛋、他會把整顆蛋連同蛋殼一同放到鍋裡,然後按照自己所想開啟大火,不但把一顆好好的蛋煎成了粉身碎骨,還順帶變成焦屍骨灰的那種不擅長。

也正因為這樣的不擅長,所以他向來是被禁止進入廚房的。

聽說以前鳳家的廚房門口還張貼過『珍惜生命,遠離鳳子愆料理』的字條作為安全提醒,不過不管是不是所有認識鳳子千的人都知道他做的料理不能吃、甚至連他本人也知道,但鳳子愆本人卻還是挺常進廚房的。

為什麼?

「當然是因為幫可愛的弟弟們做吃的,是哥哥最大的幸福。」對於這個問題,鳳某人這樣回答,當然、他底下的弟弟們一個都不信。

畢竟看他做料理的樣子,與其說是要做給弟弟們吃,還不如說是想要整死人吧。

總之,這就是當鳳云璽看見鳳子愆走進廚房時,第一個反應就是驚恐地衝進去,抓住了他家大哥的手。

「老大你要幹嘛?」
「嗯?夏爾今天晚餐吃得有些少,所以想弄點消夜去給他吃。」
「你想把大嫂毒死嗎?」

鳳云璽的表情說有多震驚就有多震驚,而鳳子愆看著他這反應,不禁覺得有些無語,但最後他還只是挑了下眉。「沒那麼誇張好嗎?」

「哪裡沒有!你是老大啊!」
「謝謝你喔。」對於弟弟話中未盡的意思,鳳子愆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最後很乾脆地把六弟趕出了廚房,「反正不關你的事情,你不要來吵,快走快走。」

被趕離廚房的鳳家小六原地繞了幾圈卻始終想不到好方法阻止,最後只能默默的為夏爾合掌祈禱。

希望大嫂吃了不要死。真的。

×

當鳳子愆將一碗蛋粥放到夏爾面前時,夏爾先是愣了一下,接著才抬頭。「這什麼?」

「消夜。」
「你做的?」
「嗯。」
「……你想對我下毒?」

「不要連你也這樣說好嗎?」鳳子愆一整個好氣又好笑,拉開他對面的椅子,在夏爾對面落座。

「但你做的食物……」
「放心,我完全按照食譜做的,沒有亂加東西。」鳳子愆朝著他攤開雙手,擺出了投降的姿勢。「沒有多加鹽,沒有亂加水,沒有煮太久……雖然底部大概有些焦了,但我保證,除了該放的東西以外我甚麼東西都沒亂放。」

夏爾靜默了一下,這才低頭,看向面前那碗確實像是正常樣子的蛋粥,遲疑了一下,才撈起一口放進嘴裡,在嘴裡漫開的味道確實如鳳子愆所言,雖然有些焦味,但還能算是正常的範疇。「……我以為你完全不會下廚。」

「這要取決做給誰吃。」鳳子愆微笑,伸手接過夏爾手上的湯匙,撈了一口後,遞到了夏爾的唇前。「為你做的東西,我不會亂來。」

因為對他而言,他是最重要的存在。

×

「對了,Griffin。」
「嗯?」
「其實不只一點焦,我吃到鍋巴了。」
「……你別吃了。」
「我會吃完。」Shell微扯扯唇角,「謝謝你。」

____________________
昔日相攜,天地浩遠。
今夕故里,煙火人間。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末世】30 Days OTP Chal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有坑客棧 ※ :: 天字號房 :: 天字四號房-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