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會員列表會員群組搜尋常見問題會員註冊登入

分享 | 
 

 【逆天問道】事實的真相總是很殘酷

向下 
發表人內容
尚蒔
囊中羞澀
囊中羞澀
avatar

文章數 : 943
來自 : 風陌‧尚公館

發表主題: 【逆天問道】事實的真相總是很殘酷   2017-02-28, 00:25


天氣轉熱了,正是瓜熟的時節。

他對採瓜沒甚麼興趣,但偏偏他家那把劍聽說摘下來的瓜可以吃之後,就一直流著口水看他,他與八歲左右的娃娃劍靈沉默對望數秒有餘,最後不得不敗在那雙寫滿期望的水靈大眼之下。

所以他出門了。

在應該待在門派內睡覺的大熱天跑到距離門派數百公里遠的地方,去摘他壓根不感興趣的瓜。

「主人主人,你看!這顆瓜好大!可以吃很多!O﹃O」
「嗯。」口水吸一下好嗎?
「主人主人,這邊也有好多瓜!O﹃O」
「嗯。」再吃你會撐死的。

任由小劍靈扯著他的袖子將他東拖西拉,就這樣拽著他晃悠了好半天後,大概是看他臉色稍差,小劍靈才終於把他拉回到可以坐著乘涼的茶棚底下。

「主人,很熱嗎?乙一給你倒涼水喝?」

貼心的小劍靈邊問邊墊起腳尖,伸長手,試圖用自己的袖子給他擦他額上壓根不存在的汗,他默默地看著小劍靈已經整把劍趴在他腿上,袖子卻依然離他還有好段距離。

「……不用了。」手太短也是挺虐的,他默默地在內心憐憫了一下自己的劍,「讓主人歇會就好。」

「好~」聽話的小劍靈點點頭,然後就去找人要了把蒲扇回來,趴在他腿上給他搧涼。

感受著從身側傳來的陣陣微風,他將整個身子像是沒骨頭似地懶洋洋向後半倚半靠在棚柱上,垂下眼簾,靜靜地任由思緒飄蕩,同時讓茶棚內其他人談天的聲音傳入耳中。

「啊、是涅噬宗的玄武使者。」
「涅噬宗的魔修怎麼會跑到這裡來啊?」
「誰知道呢。」
「總之那些魔修也不會過來這裡,別太靠近。」

「主人,是徒弟。」聽到玄武使者四個字,開始往外跑的這些時日以來,已經知道涅噬宗的玄武使者就是當年那個臨淵的小劍靈扯了扯他的袖子,小小的臉蛋寫著滿滿的期盼,「主人不去見他嗎?」

「不了。」他忍住想往小劍靈的臉蛋捏一把的衝動,輕輕地搖了搖頭。

「為什麼?主人不想看到臨淵嗎?」顯然不是很能理解他為什麼不去見自己悉心教導多年的徒弟,儘管沒有真正和臨淵說過話、但對臨淵依然頗熟識的小劍靈歪著腦袋看他。

「沒有不想看到他。」遠遠注意到那個遠比當年更為挺拔修長的身影正在逐漸靠近,不想被對方看到自己,他主動站起身,牽著小劍靈往另一個方向走去。

「那為什麼不見徒弟?」還是不能明白他為什麼要不見對方的小劍靈一邊加快腳步追上他,一邊繼續追問。

「不是不見,只是覺得不見比較好。」知道小劍靈不能明白他選擇不見的用意,他給小小的臉蛋上寫滿疑問的小劍靈揉了揉腦袋,「臨淵現在是涅噬宗的玄武使者,和我們這些正道之人牽扯上關係會對他不太好,而且,現在的我也已經不是斐常瀾,而是藍朵,已經不再是他的師父了。」

所以說,他要拿什麼去見臨淵呢?

倒不如不見。

現在的臨淵日子過得挺好,就算離開了清玄派,在涅噬宗似乎也沒受什麼委屈,就別讓他的生活再多起波瀾,這也是他這個師父最後能為他做的。

然後最重要的是,想當年他收臨淵為徒的時候,臨淵不過八歲,而他已經三百來歲,於臨淵而言,他是年長他許多的長輩,如今一朝輪迴轉世、重新投胎,他的小徒弟整整大了他三十歲,他是要拿什麼去見徒弟喔?

師父年紀比徒弟小什麼的,這個臉他丟不起好嗎!

____________________

喀喀復喀喀,小蒔還在敲。
不見文坑少,只見又挖坑。
問單何時敲,問坑何時填。
蒔曰再等等,蒔曰某一天。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逆天問道】事實的真相總是很殘酷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有坑客棧 ※ :: 天字號房 :: 天字四號房-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