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會員列表會員群組搜尋常見問題會員註冊登入

分享 | 
 

 【逆天問道】棋局

向下 
發表人內容

囊中羞澀
囊中羞澀
avatar

文章數 : 530
來自 : 宅女之家

發表主題: 【逆天問道】棋局   2017-05-30, 23:53



夜近四更了。

燭火因風晃了一陣,陰影頓時壟罩棋盤,又在轉瞬間消散。杜君晝坐在棋盤前,沉靜地擺佈紅白兩軍,除了棋子移動的聲響,四周靜的像凝固一樣。

紂君依然半聲不吭,但他暴躁的哼氣不時會在他耳邊響起。打從他提起樊塵的名字之後,他們有半支蠟燭的時間都陷在這沉默的僵局中。

以紂君的脾氣,大概沉不了太久的氣。但這回,他不想虛耗太多時間。

紅兵推過了楚河,君晝執起黑色卒子,眼望逐漸紛亂的棋盤,輕呼了一口氣。

「你不說話,我怎麼知道你想什麼?」
『不知道個鬼!』

紂君的咆嘯壓過他刻意放低的聲音。縱使知道聲音再大也傳不出腦海,君晝在放下棋子的那一刻,仍然不自禁地向門邊掃了眼。

『你瘋了,兄弟!誰不好找偏偏找上那傢伙!』

「樊塵的動作越來越明顯,他需要兵力,現在合作正是時候。」無視紂君的憤慨,他平靜地又執起一棋,不重不輕地扣在棋盤上。「更何況,他知道我們。除他以外,我想不到還能在誰身上賭一把。」

『賭個屁!你想死嗎?那傢伙非善類,能談什麼道理!』

「賭或不賭,都是死路一條。」他聳聳肩,修長的手指敲了敲被吃掉的炮。「但宗主是瘋子,樊塵不是。我不過挑條勝算大的路走。」

『……晝,你這是豪賭。』

「當年隨他回涅噬宗,你不也豪賭一把嗎?」

燭火因風晃了一陣,在搖曳的暗影中,君晝垂眸,很輕很輕地勾動唇角。「而你沒有輸,紂。這一回,就不能信我也能贏一盤?」

『……』

紂君又不說話了,屋子裡再次只剩他吃棋的響聲,但他知道自己幾乎說服了紂君。果不其然,在蠟燭只剩半根指頭長之前,他聽見紂君無計可施地重重哼氣。

『……帶上夜櫻。』最後,紂君總算讓步。『要是破局,我還能勉強一撐。』

「這更不成。徒增樊塵防備罷了。」

『你──』

「放心,紂。」他溫聲打斷了他,輕柔的聲線裡沒有半絲遲疑。「我們見樊塵是為求生,不是尋死。若非深思過,我也不會冒這個險。」

話題到此,君晝頓了頓,深沉的目光再次回到棋盤上。

此時棋局更為混亂,紅方的兵已滅絕,車攻進了後方,隨時覬覦著帥的位置。晝君的指尖拂過馬和炮,最後夾起黑將身邊的士,覆繭的拇指輕輕搓拭棋子表面。昏暗燭光照著棋身,透出黑色漆料下,鮮紅色的仕字。

「樊塵缺的最後一枚棋正握在我們手中,而他何嘗不也是我們該下的險棋?」

嘆息一般地喃喃自語中,杜君晝垂下眼,輕輕將剝落偽裝的紅仕,壓在黑方將領的上方。

--------------------------------------------------
補充:夜櫻是紂君的刀,小齊家女兒,人型後是個又帥又正的大姊姊。
單子請向小齊索取喔鳩咪~(欸#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逆天問道】棋局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有坑客棧 ※ :: 天字號房 :: 天字四號房-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