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會員列表會員群組搜尋常見問題會員註冊登入

分享 | 
 

 【其他】指定詞接龍

向下 
發表人內容
尚蒔
囊中羞澀
囊中羞澀
avatar

文章數 : 945
來自 : 風陌‧尚公館

發表主題: 【其他】指定詞接龍   2018-12-04, 15:22


如標題,文章長度、內容、風格不限
但必須在文章之內使用到前一樓接龍者指定的三個詞
然後文末再指定下一樓接龍者必須使用到的三個詞

那麼就開始吧~

《地瓜球、臭豆腐、章魚燒小丸子》不要問樓主是不是餓了


____________________

喀喀復喀喀,小蒔還在敲。
不見文坑少,只見又挖坑。
問單何時敲,問坑何時填。
蒔曰再等等,蒔曰某一天。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涼兒
不名一錢
不名一錢
avatar

文章數 : 180
來自 : 涼星球

發表主題: 回復: 【其他】指定詞接龍   2018-12-04, 21:40

「哥,肚子餓...」

翻著肚皮的小妹在沙發上不斷翻滾,肚子的叫聲跟嘴上的叫聲一致的表達了她現在的狀態。

"咕~咕嚕嚕~"

然而坐在飯桌前努力用功的兄長大人似乎沒有要理她的打算。

「哥~~~」

經歷不知第幾輪的翻滾,外加不小心跌落沙發的音效之後,飯桌前的佛系哥哥終於受不了了。

「唉,好啦好啦,今天外面有夜市,要吃什麼?」拔下眼鏡,美人哥哥只要一發話絕對言出必行。

小妹亮著一雙眼,併手併腳的撲向哥哥的手臂,拉著他直直就往門外跑。

「那個那個,要吃地瓜球、臭豆腐,還有...恩~章魚燒小丸子!」

總是溺著小妹的大哥無奈地翻了翻錢包,「只能各一份哦?打工的薪水還沒有下來。」

「好、好好~」小妹得償所願,一下子安靜了下來,這才想起似乎哥哥從剛剛開始就啥也沒吃。

「哥...你不餓嗎?」她小心翼翼的從地瓜球的袋子裡插起一顆想遞給哥哥,但哥哥對她搖搖手。

「我在學校有吃晚餐了,不餓。」

平時沒拿下眼鏡都沒注意到,哥哥的眼眶下已經有著深深的黑眼圈,不知道是不是沒日沒夜的上課和打工造成的。

想到這裡妹妹吃東西的手也停了下來,沒有心情繼續吃下去了。

「怎麼啦?」哥哥看見妹妹突然不吃東西,偏過頭問道。

「我只是、恩、哥哥這麼拼命,可是我卻這麼任性...」

「有什麼關係?」聽她這麼說,哥哥輕聲笑了笑,伸手揉上的妹妹的頭髮。「我這麼拼命,就是為了讓妳可以任性,這沒什麼不好。」

「不要,等我能賺錢,我也要讓哥哥可以任性!」

望著握拳認真許願的妹妹,哥哥噗赤一聲笑得更歡了,儘管這之後獲得了妹妹的粉拳,他也不怎麼在意。

轉眼之間兩人已經從夜市漫步走回了家中,這一瞬間,即使家裡只有昏黃的燈光、狹小的坪數,對這兄妹倆好像也不算什麼了。

畢竟他們有彼此,那就是他們兩人唯一的歸屬。


===渣文筆拉線===

是不是要出下一題?

那我要出「貓咪、街角、車子」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尚蒔
囊中羞澀
囊中羞澀
avatar

文章數 : 945
來自 : 風陌‧尚公館

發表主題: 回復: 【其他】指定詞接龍   2018-12-10, 14:23


那是個哪裡都不順的一天。

早上去公司的路上,剛買不久的新車熄火了,牽去修理廠後被告知維修費要上萬塊,而且要一個禮拜之後能牽車,因此只能搭計程車趕去公司,但還是遲到又丟了這個月的全勤獎金。

一到公司,正巧碰上老闆和老闆娘吵架心情不好,被揪著臭罵了一頓,全程不知道老闆在罵啥。

中午用餐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把便當放在車上,只能去便利商店買午餐,結果早上的計程車資用光了身上的所有現金,想刷卡,又被告知信用卡不能刷,大概是又被他的小男友給刷爆了,於是他只能什麼都沒買,灰溜溜地頂著眾人嘲弄的目光逃出便利商店,用白開水填飽肚子。

下午,開公務車出去跑業務,半途撞到一台違規在紅燈時直行的摩托車,無照駕駛的少年渾身是血地被抬上了救護車,隨後趕來的少年母親嚎啕大哭著痛罵他無良駕駛、開車不看路,揚言要告到他傾家蕩產,然後又悲傷欲絕地向圍觀路人陳述自家的小孩很乖,知道家裡沒錢所以出來打工賺自己的生活費,就是在去打工的路上被撞的,他默默無言地看了一眼少年母親手上的名牌包和鑽戒,然後頭痛地打電話向本來要前往拜訪的客戶不斷地道歉失約。

去警局處理完關於車禍的事宜之後,回到公司,同事帶著不懷好意的憐憫目光告訴他,他本來下午要拜訪的客戶因為他的缺席、又趕著要處理完這事,就和另外一家廠商簽約了。

因為知道老闆重視這個案子,把全部精力用在搶這筆訂單的他,這個月的業績獎金也因此注定飛了。

之後,老闆得知此事後又一頓的臭罵不提。

臨下班前,他在大學任教的好友傳了一張照片給他,照片是兩個青春洋溢的青年,一個陽光開朗、一個高挑英俊,前者摟著後者脖子仰頭索吻的畫面非常甜蜜美好,如果索吻的那個青年不是他掏心掏肺又掏錢地疼寵著的小男友的話。

他一邊看著高挑英俊的青年摟著他小男友的手腕上那隻價值名貴的手錶,和他小男友之前吵著要他買給他的一模一樣,記得買了之後他一直沒看他小男友戴過,對方的說法是因為太名貴了捨不得戴出門,然後一邊沉默地把那張照片轉傳給自己的小男友。

已讀的標示很快地跳出來,但一直到下班他才收到小男友的回覆。

『寶貝 對,我愛他,我在跟他交往』
『寶貝 我和你在一起只是為了你的錢』
『寶貝 你給錢,我陪你上床,有甚麼問題嗎?』
『寶貝 不然你想怎樣?』
『寶貝 要不就分手啊?』

再之後,他試圖和對方理性溝通的訊息都呈現未讀狀態,他打電話過去,被拒接,談了三個月的戀情,就這樣在通訊軟體上被結束了。

喔、不,談戀愛只是他以為,對方的認知中這只是三個月的金錢和肉體交易。

多可悲。

但生活總還是要過下去的,不就像那誰說的一樣,生活就像一個強姦犯,你抗拒不了他的話,就只能試著享受,於是躺平挨操的他抹了把臉,一邊思考著這個月剩下的幾天要去哪裏挖業績、一邊打卡下班。

暫時成了無車一族,幸好他住處和公司附近都有公車站,只要提早半個小時出門的話,通勤還是可行的,今天下班正好過去研究一下車班時間。

他慢慢地走到最近的那個公車站,確定了適合的車班時間後,眼角餘光突然瞥見有一隻白色夾雜褐色斑紋的貓咪倏然從街角竄了出來,直直地往馬路上奔,而那裏有一台車子正迎面駛來,沒能來得及多想,他在意識反應過來之前,身體就猛地衝了出去,用從來沒有過的俐落身手矯捷地撲了上去,一把抓住那隻貓咪,然後就地一個打滾,驚險地閃過了那輛絕對已經超速的車子。

車子逐漸遠去,但隱隱約約還可以聽見駕駛搖下車窗破口大罵的聲音。

除此之外,他只聽見自己失速的心跳。

一直到抱著那隻嚇傻的貓咪回到公車站的長椅坐下之後,他依然覺得腦袋很暈,為了跑業務而買的名貴西裝半邊的布料都擦破了他也顧不上,只一下一下機械式地撫摸著懷裡的貓咪。

很久很久。

久到他面前來了幾輛公車,又一一離去。
沉寂下來的街道上,才響起他帶著嘲弄味道的嗓音。

「……倒楣透了。」

這真的是、倒楣透頂的一天。

他鬆開輕撫貓咪背脊的手,按住自己終於忍不住泛紅的眼眶,嘶啞地笑了出聲,「我去你媽的老天、我去你媽的生活、我去你媽的躺平挨操、我去你媽的救個勞啥子的貓咪呀……」

這麼絕望又卑微的生活,繼續下去的意義到底在哪裡呢?

叭叭的喇叭聲響起。

他面前的公車停靠區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一輛轎車,車窗被搖下來,坐在駕駛座上面容熟悉的男人朝他的方向側傾身子打開了副駕駛座的門。

「走吧,明天別上班了,陪你去喝失戀的酒,不醉不歸。」

他在大學任教的好友朝他揮了揮手,他在猛然被終止絕望情緒的恍惚中頓了一下,才抱著貓咪慢吞吞地坐上了車。

車門關上。
引擎發動。

車子緩緩駛入車流之中,操縱方向盤的男人這才斜斜瞄了他一眼。

「哪來的貓咪啊?」
「剛救的。」
「剛救的?」
「嗯。」
「救……算了,所以你這是要養?不過你住的公寓不能養寵物吧?」
「對……呃……不對,我沒有要養,只是一時恍惚就抱著上車了……」這才意識到自己髒兮兮、懷裡的貓咪也髒兮兮、還把好友的椅墊也弄得髒兮兮的他愣了一下,連忙不好意思地摸了把鼻子,「抱歉……」

「抱什麼歉啊,以前念書時候你指使我半夜幫你跑腿買消夜就沒跟我抱歉過。」

聽好友翻起大學時期的舊帳,精神頹靡了段時間的他終於失笑出聲,「我跟你說過謝謝了好嗎?而且明明是你自己問我要不要幫我買消夜的。」

這麼一笑,他突然覺得心情好了一些,精神也恢復了一點。

「算了,不跟你計較。」好友見他笑了,也跟著笑,「倒是這貓咪,你要是不養的話,乾脆給我吧,相逢即是有緣,我覺得牠跟我好像還挺有緣份的。」

「你要養貓?」

「怎麼?不行嗎?」

好像也沒甚麼不行,況且對方如果養了這隻貓的話,他有空也可以去對方家裡玩貓,算是對自己百利而無一害的好事,畢竟是自己救了的一條命,他確實也有點捨不得放下。

「那酒吧別去了,咱先去買貓糧和貓砂吧。」

「那之前我們得先去給你買套衣服,還有我餓了,先去吃飯吧。」

「行。」

「慶祝你失戀,請你吃拉麵去?」

「慶你媽,老子要吃牛排!你知道我今天多倒楣嗎!」

「靠!那你知道大學教授薪水不高的嗎!」

「我剛買不久的新車早上壞掉了,送修要一萬多塊。」

「……」

「信用卡被剛剛分手的男友刷爆。」

「……」

「下午還出了車禍。」

「……」

「談好的訂單飛掉。」

「……」

「而且今天才知道交往三個多月的男友其實都在拿我的錢養男人。」

「……行,你贏了,衰成你這樣我還能說什麼?」

看著好友臉上無言的神情,他臉上的笑容不自覺地越變越大,鬱悶了一整天的心情總算變得晴朗許多,好像很多本來過不去的坎、放不下的怨懟,突然都可以過去了、可以放下了。

「至少我不是一輩子都衰的。」

「什麼?」

「能認識你這個朋友,是我這輩子最幸運的一件事。」

「……你就吸我的血吧。」

好友朝他翻了個大大的白眼,但嘴角勾起的弧度是同他一樣的愉快。

×

──可是你知道,我並不想只當你的朋友嗎?

他瞧不見他嘴角弧度之中的苦澀。
就像他一直瞧不見他對他的付出。


- - - - -

下一題:《海棠、細雨、琉璃耳釘》


____________________

喀喀復喀喀,小蒔還在敲。
不見文坑少,只見又挖坑。
問單何時敲,問坑何時填。
蒔曰再等等,蒔曰某一天。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其他】指定詞接龍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有坑客棧 ※ :: 天字號房 :: 天字三號房-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