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會員列表會員群組搜尋常見問題會員註冊登入

分享 | 
 

 【萬聖活動】不填坑就搗蛋(σ`∀´)σ

向下 
發表人內容
小神
客棧掌櫃
客棧掌櫃


文章數 : 23

發表主題: 【萬聖活動】不填坑就搗蛋(σ`∀´)σ   2014-10-24, 13:04

『The sky is blue,』
『The grass is green,』
『May we have our Halloween.』
『Trick or Treat!』

那是一個位在深山荒林之中的神祕古堡。

有人說那古堡之中居住著啖食童男童女維生的千年魔女、有人說古堡的主人其實是吸血鬼的始祖德古拉,不論傳言是真是假,那爬滿古藤的尖塔確實壟罩著詭譎的氛圍。

現在。

有一封屬名為古堡主人的邀請函被送到了你/妳的手上,邀請你/妳參加唯有妖魔鬼怪才能參加的、名為『血腥之夜』的派對。

你/妳,參加與否?

×

古堡:中古世紀巴洛克華麗風格,裝飾擺設以陰森奢華為主
   分為主棟、左塔、右塔和後棟四個空間,各自獨立又以石橋相連
   前面則是一個巨大的噴水池中間雕塑著天使像
   然後右邊為迷宮花圃、左邊為游泳池
   其餘的部分一直到古堡的圍牆內都種植著陰暗的杉樹林

   主棟:佔地最廣,為主要的活動空間,不論任何時段都可自由來去
      包含一樓的宴會廳(有巨大的水晶吊燈)、餐廳(十四人座的長桌)
      二樓的酒吧(燈光昏暗,有調酒師常駐,各種酒類可任意取用)
      二、三樓的書房(如圖書館般打通了天花板有獨立的活動樓梯可取書)
      三樓的咖啡廳和古堡頂樓的空中花園(設有鞦韆、搖椅和古藤涼亭等)
   左塔:外來者的居處,僅能從主棟走二樓、三樓和頂樓的空中石橋過去
      總計四個樓層,每層兩個房間,都是不同風格的佈置
   右塔:古堡內工作人員的居處,同左塔的設計,但每層房間數不一
      未往下的房間越大也越簡陋,同時居住的人數也越多
   後棟:據說是古塔主人的住處,只有從主棟一樓後門與後棟相連的石廊前往
      但大門深鎖無法進出,每天不定時會出現一封信箋在門外

古堡主人:自稱傑克公爵,但從不露面,任何事都是寫在信箋上由執事轉達

×

那是個下著傾盆大雨的傍晚,所謂的逢魔之刻。
遠方的天空烏雲密佈泛著暗紅色的光芒。

在昏暗茂密又人煙罕至的深林之中,傳說藏著一棟古堡,陰森、詭譎、神秘、恐怖,自稱傑克公爵的古堡主人每年都會在萬聖節至聖誕節之間舉辦名為『血腥之夜』的派對,派對的邀請函僅會送至非人手上。
但哪個非人會收到、為什麼會收到,一直都是個謎。

所有人都知道有那場派對,卻沒有人能真正說出那場派對是甚麼模樣。
所有人都清楚有那棟古堡,卻沒有人能真正指出究竟該如何通往古堡。

於是,日子又到了十月三十日。

在此之前似是不存在、在此之時才真正存在的古堡內,同樣皆是由非人組成的古堡內人員早前一步已備好了要招待客人用的美酒、咖啡、食物、甜點……各式各樣、應有盡有。

然後──

咿呀一聲,厚重的雕花鏤空古銅製大門終於緩緩開啟。


-----

10/30日起方可交文,敬請配合~!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囊中羞澀
囊中羞澀
avatar

文章數 : 530
來自 : 宅女之家

發表主題: 回復: 【萬聖活動】不填坑就搗蛋(σ`∀´)σ   2014-10-31, 02:22


逢魔之夜,大雨傾盆。

黑貓侍者打著黑傘提著燈,穿過石橋,繞過頂樓的花園,自右塔返回主棟。當他掩上木門,掛好濕漉漉的雨傘與油燈之後,一抬頭,便看見方才一直不見蹤影的黑袍執事背倚著牆站在不遠處。

「來賓名單終於出來了。」意識到他的目光,宴抬起頭,似笑非笑地勾起了嘴角,晃了晃手裡的信箋。「你最好也看一下。」

「也太晚了。」桑羅踏著無聲的步伐走上前,微微地擰眉。

「抱怨請找老闆。」

「……」

像是記起老闆怪異的行事風格,差不多也習慣的侍者嘆了口氣,伸手接過信封,抽出其中的名單。今晚難得沒有戴眼鏡的他有些吃力微瞇起眼,大略瀏覽了下訪客資料,稍稍變了臉色,但立即鎮定下來,將信件交還給對方。

「明白的話就下去準備吧。」將信件收進寬大的衣袍裡,宴轉身朝樓梯走去,臨走前微微回頭望了望他,似笑非笑的表情一如往常帶著神秘蠱惑的味道。「誰曉得之後會有什麼突發狀況?」

那非平凡無奇的話,在黑袍執事低啞的嗓音下彷彿成為某種預言和謎語。然而在後頭的桑羅並沒有注意,僅僅心不在焉地地應了一聲。

他們一前一後地走下石板階梯,樓梯旁的窗戶本應大雨而緊閉,其中一兩扇卻被風吹開,雨水因此飄進了走道。桑羅稍微停下腳步,伸手想關上窗,目光卻不自覺地放遠,落在古堡外那整片陰森的杉樹林,以及更遠處隱隱泛著紅光、於雲密佈的夜空。

「宴。」他收回目光,關上了窗戶,沒來由地喊住前方與自己距離逐漸拉遠的執事。

「幹麻?」

「古堡主人,到底是怎麼樣的傢伙?」

「誰知道呢,沒有人看過。」前頭的男人聳聳肩,轉過頭望著跟上腳步的他,微微咧嘴輕笑。「你很介意?」

「有點吧。」桑羅沉默了會,最後微微垂下了眼。「太多事情不尋常了。」

「不尋常嗎……」黑袍執事輕哼了一聲,妖異的金瞳裡染上了意味不明的笑意。「誰叫這是逢魔之夜呢。」

×

「比起這個,我比較介意你怎麼把眼鏡摘了。」

「是弄丟了。」黑貓侍者搔了搔毛茸茸的貓耳朵,斯文淡漠的臉上閃過苦惱。「不知道掉到哪裡了,我等等再找找──」

「……弄丟的應該是你的腦袋,桑羅。」黑袍執事聽下腳步,沉默半晌,伸出修長的食指比了比同事上衣口袋裡那副摺疊起來的細框眼鏡。這一次,他金色的眸子裡寫滿憐憫。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囊中羞澀
囊中羞澀
avatar

文章數 : 530
來自 : 宅女之家

發表主題: 回復: 【萬聖活動】不填坑就搗蛋(σ`∀´)σ   2014-11-02, 20:03


黑色軍靴踏過濕漉的落葉,細碎的跫音在這陣大雨中驟然安靜下來。伸手掀開斗篷的連帽,停下步伐的亞爾達仰起頭,銳利的眸子凝視著不遠處爬滿長春藤的巨大古堡。

這古堡入夜後便溶進黑夜之中,在雨幕裡忽隱忽現,從遠處看彷彿一道巨大的魅影。如今她已走進,離古堡只剩百步之遙,那陰森建築給她的不舒服感更加咄咄逼人。

亞爾達收回視線,找了個稍微能擋擋雨的樹蔭,給自己點了根菸。她一手護著菸頭不讓雨珠澆熄火星,一手探進斗篷裡,摸出那張有些弄皺的邀請函。

血腥之夜。

映著香菸的火光,那幾個燙在信上的鮮紅大字,以及右下角「傑克公爵」端正的署名再次映入眼底。亞爾達吐了一口菸,感興趣似地勾起了嘴角。

血腥之夜的傳言,早不是這一兩年的事了。這離奇的聚會年年都有,神秘的邀請函年年都有人收到,卻從來沒有人能解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更沒有人能肯定這從不露臉的古堡主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今年,榮幸的受邀者竟然輪到她了嗎?

魔族女子輕哼一聲,再一次仰起頭,從她所站的角度隱約能看見古堡後棟,整棟漆黑的建築,只有近頂樓的窗戶透著光亮。

傑克公爵也頂著顆咧嘴微笑的南瓜頭嗎?
那她到想看看那面具底下到底是怎樣的把戲。

在雨滴染壞邀請函之前,亞爾達重新將信箋收回口袋,她捏熄了菸火,朝古銅大門的方向轉過身。

「那個,請問──」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她再一次停下腳步。亞爾達微微回頭,鋒利的視線斜射向後頭緩緩靠近,漸漸由模糊轉為清晰的人影。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尚蒔
囊中羞澀
囊中羞澀
avatar

文章數 : 945
來自 : 風陌‧尚公館

發表主題: 回復: 【萬聖活動】不填坑就搗蛋(σ`∀´)σ   2014-11-06, 18:14

「──你是那棟古堡的人嗎?」

有著如同擁有生命般凌亂得輕盈飄逸的暗紫短髮、髮梢還滴著水珠的青年從她身後不遠處的泥濘小道緩緩走近,看起來很狼狽的模樣,清俊斯文的臉蛋上勾著無奈懊惱的苦笑,和眼眸同色的條紋襯衫也被雨水浸濕而貼在身上勾勒出若隱若現的曲線。
她將視線從青年溼透的上身移到那張溫柔得似是能魅惑人心的臉蛋上,同時不著痕跡地掃過對方那頭看起來只是飄逸了些、但事實上她能清楚看見根根皆是細蛇的髮絲。

……蛇髮……妖……嗎?

「不是。」擰著眉輕輕搖了搖頭,她回頭看了眼身後隱在雨幕之中的古堡,然後在轉回視線的同時捻熄了手上抽到一半的菸,「不過我正要去那裏,有甚麼問題嗎?」

「啊,那能不能帶我一起去?」
「你也要去那裏?」

「算是吧,更正確來說是我不得不去那裡。」差不多渾身溼透的青年扯了扯身上的衣服對她露出苦笑,「其實我本來是和同事上山工作的,卻意外和大夥走散,又正巧碰到下大雨給淋成了落湯雞,這一路走來我只看見那邊的古堡有燈火,如果不去那裡避雨或者問路怎麼下山的話,我恐怕會變成隔幾天的頭條……」

『知名偶像山中排戲意外遭逢山難!』
『屍體於前晚在山溝被救難隊發現!』

想像著到時候頭版新聞會怎麼寫,整個除了苦笑之外也不知道還能怎著的青年拉遠了視線看向那個在他找不到路又遇到大雨時、偶然看見的燈光,那是從古堡後邊的房子頂樓其中一扇窗傳出的。

老實說,如果不是那盞燈光指引他,他也沒辦法在分不清東南西北的森林之中找到通往古堡的路。

「帶你去是可以,不過……」想想青年的話中似乎沒甚麼明顯的破綻,就算有,老實說她也用不著替古堡的主人防範,就算她是古堡的客人也一樣,所以她並不介意替青年引路,至少光是有不速之客搞不好會讓這場派對有趣些就讓她興不起拒絕的念頭,但有些話還是不得不先和青年說一聲,「先說,那古堡的主人是『血腥之夜』的舉辦者傑克公爵,他願不願意在派對舉辦的期間讓你進去古堡我可無法保證。」

「你說、那古堡的主人是傑克公爵?」
「是啊,你知道傑克公爵吧?」
「當然知道……」

血腥之夜的傳言由來已久,只要是非人誰不知道呢?

而他的蛇髮。
和她的紅角。

早便顯示了彼此並非人類的真面目。

「如果沒問題的話就跟我來吧,去見識見識傳說中的血腥之夜。」勾了嘲諷的笑,氣質強悍冷硬的魔族女性扔掉手上已經捻熄的菸,邁開那雙修長的腿一步步往通向古堡的道路走。

慢了一步的蛇髮妖連忙捉緊西裝外套跟上。

×

「不過雨這麼大,你要不要先披著我的外套擋雨?不然淋濕感冒了可不好,」自己濕得更徹底的青年抬頭看看天空,然後勾了溫柔的笑很帥氣地將西裝外套披在她身上。

「……」

「來,小心點不要滑倒了。」
「會怕的話可以牽著我的手唷。」
「累了我也可以背你。」
「不用怕,不管發生甚麼事都有我陪在你身邊。」

但她現在想把一直搭訕她的同行者扔下山谷了,不知道可不可以?

____________________

喀喀復喀喀,小蒔還在敲。
不見文坑少,只見又挖坑。
問單何時敲,問坑何時填。
蒔曰再等等,蒔曰某一天。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尚蒔
囊中羞澀
囊中羞澀
avatar

文章數 : 945
來自 : 風陌‧尚公館

發表主題: 回復: 【萬聖活動】不填坑就搗蛋(σ`∀´)σ   2014-11-06, 19:40

逢魔之夜,大雨傾盆。

遠方似乎傳來了叮鈴鈴的鈴聲又似乎沒有。
裹著藏青色的雲紋盤扣官袍,個子瘦高的青年在山道上緩步而行。

走幾步,青年就得停下來掀起貼在頭上那頂黑色官帽帽沿的黃色符紙確認自己還走在既定的道路上,沒有因為被符紙擋住視線就歪到不知道哪個異次元世界去。

……

說到符紙他就想抱怨。

到底是誰規定殭屍就得是這種制式打扮?
又到底是誰規定殭屍就得蹦蹦跳跳行動?

不知道符紙會遮住視線嗎?不知道蹦蹦跳跳地走很累嗎?

滿肚子一堆抱怨的青年外表看起來卻仍是清謙溫和良善老實得很好欺負似的模樣,然後在第N度掀起符紙確認前進的方向和手上燙金紅字的地圖是同樣方向之後,他終於看見那座纏繞著滿滿長春藤的陰森古堡。

咿呀一聲,古堡的大門開啟。

戴著一副細框眼鏡、腦袋還有一對黑色貓耳朵的清瘦侍者站在大門前對他恭敬行禮。
他拿出一直穩穩放在手袖之中的黑色邀請函遞出,上頭燙金的大紅色字體鮮豔似血。

『血腥之夜』

黑貓侍者收下了象徵入場卷的邀請函,接著揚了楊眉。

「這張邀請函似乎並非閣下所有?」
「對,是歸屬我的主人,但我的主人不客前來所以派我做為代表出席。」
「這樣啊、但公爵交代只有被邀請的對象才可以參加派對……」
「那我回去好了。」

本來就不是很想來這浪費時間的青年說著就打算轉身離開。
但才剛挪了腳步便讓另一道嗓音給喊住。

「不,我已經請示過公爵了,公爵的意思是『來者是客,即便不是閣下的主人親自前來,但閣下的主人願意派出使者前來,亦是對於這座古堡非常大的榮耀。』換言之,閣下也是客人之一。」猛然出聲的是裹著黑色長袍又戴著一頂黑尖兜帽的高挑美人,即具蠱惑的低柔嗓音卻生冷僵硬得像是在念稿子一樣,而事實上,容貌俊美誘惑的古堡執事──或者是女僕?──也確實是手上拿著張黑色信紙在對著上頭的文字照稿唸出。

「……」
「……」

「……那我就留下吧。」

不知道是因為沒看過這麼俊美的人還是給這麼不專業的服務態度給嚇傻了,青年傻愣愣地點頭,然後傻愣愣地讓一臉無言的黑貓侍者給領進古堡大門。

接著在注意到那名黑袍執事並沒有跟著進門後雙雙停下腳步。

「宴?」
「?」

不進屋嗎?

他歪了歪腦袋看著俊美魅惑的古堡執事面無表情地伸出手指向不遠處的雕花大門。
在飄著雨而迷迷濛濛得看不真切的小道之上,似乎有道影子正緩緩靠近。

「還有一個客人。」

他不走,只是等著迎接接下來要到達的客人。

____________________

喀喀復喀喀,小蒔還在敲。
不見文坑少,只見又挖坑。
問單何時敲,問坑何時填。
蒔曰再等等,蒔曰某一天。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舞希
囊中羞澀
囊中羞澀
avatar

文章數 : 641

發表主題: 回復: 【萬聖活動】不填坑就搗蛋(σ`∀´)σ   2014-12-03, 11:26


雨幕遮蓋去所有的景色,唯有那遠方忽隱忽現的模糊身影慢慢接近著古堡。
因為黑袍執事提出的話語而跟著停下的他們一同將目光盯在那抹身影之上。

越接近就越能聽見的腳步聲似乎還伴隨著拖曳甚麼的聲音,氣氛詭譎到讓他們各自吞了一口口水。

只是就在他們快要看清楚是誰前來時,說要停下等客人的執事卻是率先轉身就走。

「呃?宴?」
「白等了。」

……蛤?

正當他們完全無法理解他的發言時,濕漉漉的腳步聲已經踩到了他們身後,還搭上了溼答答的手搭上肩膀的動作。

「宴,桑羅,你們在這做甚麼呢?」

差點被嚇到揮爪的黑貓猛然停下攻擊的動作,接著露出複雜的表情往身後的身影看去。「原來是你啊,岢樂。」

難怪宴會說白等了,因為根本自己人。

「嗯,是我啊。」勾著溫淡的笑,本來就看起來很沒血色的岢樂在淋過雨後更顯得虛弱飄渺。

濕沉的水氣。
蒼白的肌膚。
滴水的髮絲。
背後的雨景。

這根本就是在恐怖片才會出現的鬼屋角色吧?
……雖然他們站的地方好像也的確是某棟鬼屋就是?

抹茶默默無言。

「不是客人別走這裡。」拍掉了放在自己肩上那因為淋雨而不斷在滴血的手,從頭到尾都沒有太多表情的執事依然神色自若。

「抱歉,因為廚房食材跑了所以去追了一下,結果回程走這邊最順就走這了。」

是甚麼食材會跑了?

「對了,這位是客人嗎?」像是主動轉移話題的木乃伊將目光移到了在場沒看過的殭屍身上。

「啊,對,是新的客人。」
「……你好,我是替我的主人前來參加宴會的。」

「你好啊,我叫岢樂,負責宴會上所有的食物,有甚麼喜歡吃或者不吃的都可以跟我說,我會斟酌改變的。」

他又再次勾起了暖暖的笑。
暖的讓人會不由自主地放鬆。

然後名為岢樂的青年朝他伸出手,抹茶下意識的就要握上去。

滴答。
啪。

從那指尖滴落的水似乎不是透明色,而是更深、更深,偏向暗紅的色彩,同時還有包在塑膠袋的肉塊物體從青年的衣袖中掉落在地面。

「哎呀,該先去廚房忙了呢。」呵呵笑著的青年又自己把手收了回去,還若無其事地彎腰把肉塊撿回衣袖中,接著依然呵呵笑著地從他們身旁走過。

不,可不可以先解釋剛才是甚麼掉地上?

「先去換衣服。」這時候才開口的宴口氣依然冷靜,像是對那些東西毫無反應。

「放心,淋一點雨不會有事的-哈啾!」

「……」
「……」
「……」

「嗯,我去換衣服。」

有木乃伊默默調轉方向了。

×

他們最後被齊聚在同一個地方,漂亮的大廳有著特意打造過的精美裝飾跟許多美味的佳餚。

看著慢慢已經湊齊的客人們,黑袍執事的臉依然是那樣俊美無表情。

「這是在為等下要做的發言緊張嗎?」

廚房大致忙完的木乃伊廚師勾著笑湊到他身邊,然後得到了「你是白癡嗎」的眼神。

岢樂覺得自己有點可憐,他只是想跟同事?培養好感情而已嘛。

「不過這宴會真的真熱鬧,來參加的人似乎不少呢。」
「嗯。」
「你說……會不會發生甚麼好玩的事情呢?」

「誰知道。」

看看時間,大概也到差不多以後,黑袍執事就踩著腳步往前,也不發言只是等著所有人將目光注意到他身上,然後空間漸漸安靜下來後,才攤開手上的信紙。

「關於宴會公爵有些話要跟各位說,他說……」口氣依然棒讀的黑袍執事突然安靜下來,正當大夥因為他的安靜而感到困惑時,他卻突然把信紙又蓋了起來。「我懶得說了,你們自己看吧。」

完全不負責任的黑袍執事把信紙放在桌上就轉身,懶洋洋地坐到最舒適的椅子上,拿出了袍中的一本書後開始看,還翹腳。

……喂,你到底是被服侍的還是服侍人的啊?!

____________________
昔日相攜,天地浩遠。
今夕故里,煙火人間。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萬聖活動】不填坑就搗蛋(σ`∀´)σ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有坑客棧 ※ :: 客棧倉庫 :: 文倉 :: 2014萬聖節-
前往: